热门内容

公众号"MAKE1"

获取行业最新资讯

客服小E

微信号EEIOECOM

GV971甘露特钠是阿尔茨海默症「神药」? 谨慎看待,别期望太高!

简介

”病患及家属急需摆脱痛苦的现实长期存在,这意味着其背后有巨大的治疗市场。正因如此,AD治疗药物的进展能迅速成为关注的焦点。“AD对大脑的伤害还会严重影响寿命,并且是致命的。据统计,AD患者确诊后的平均生存期不到6年。由于失败代价高昂,很多公司终止了AD药物相关的研发计划。由于阿尔茨海默症的病情具有不可逆性,若患者长期参与试验有悖伦理。

“Introduce myself to mother again today.”

在英国社交网络6字小说征集活动上,一位母亲身患阿尔兹海默症(以下简称AD)的作者这样写道。

这些老人脑海中突然长出了“橡皮擦”。而它形成的原因,目前人类还无法解答。很多人把AD称作老年痴呆,其实并不严谨。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医学转化中心主任张岱教授表示:“痴呆是一种综合征,引起痴呆的原因有很多,AD是其中一个也是治疗最艰难的。”

病患及家属急需摆脱痛苦的现实长期存在,这意味着其背后有巨大的治疗市场。有关AD治疗的药物探索一直没有停下,但却是一条近乎100%失败率的道路。AD药物的研发失败率极高,且大多停滞甚至失败在III期临床。仅在1998年-2017年期间,全球已有146个AD药物在临床中遭遇失败,仅有4款药物能成功上市。

正因如此,AD治疗药物的进展能迅速成为关注的焦点。11月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由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联合研发的治疗AD的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代号:GV-971)的上市申请,用于改善患者认知功能,治疗轻度至中度的阿尔茨海默病。基于过去17年AD无药获批的历史,GV-971无疑自带“光环”。但在“光环”的背后,有关它的质疑也如影随形。

瞄准肠道,AD的新突破点?

自1906年德国医生爱罗斯·阿尔茨海默(Alois Alzheimer)首次发现该疾病以来,AD的发病机制仍然是全世界医疗领域最头痛的问题之一。长期以来,阿尔茨海默经常与衰老混淆。一个较为普遍的观点是——“老糊涂”是人在衰老后难以避免的常态。

如果相较健康老年人的大脑和AD患者的大脑,就会发现该病产生的大脑损伤。“AD对大脑的伤害还会严重影响寿命,并且是致命的。”来自剑桥大学化学系错误折叠疾病中心的研究员塞缪尔·科恩(Samuel Cohen)在TED Talk上展示两者的区别。据统计,AD患者确诊后的平均生存期不到6年。

图片来自塞缪尔·科恩的TED Talk演讲

近三十年来,AD药物的研究方法主要针对β淀粉样蛋白(Aβ),Aβ是一种在大脑中形成块状斑块的蛋白质,而这又会导致周边神经元变性和死亡,主流学界坚持认为β淀粉样蛋白是导致AD的原因。制药公司已经投资了数千亿美元,将320多种候选药物用于临床试验。目前只有五种药物(他克林、多奈哌齐、卡巴拉汀、加兰他敏、美金刚)被批准用于临床缓解症状,但没有一种能阻止脑细胞萎缩。由于失败代价高昂,很多公司终止了AD药物相关的研发计划。

GV-971和这种研发思路有所不同,它从海藻中提取的海洋寡糖类分子,并以靶向脑-肠轴为药理机制。“临床前作用机制表明,GV-971通过重塑肠道菌群平衡,抑制肠道菌群特定代谢产物的异常增多,减少外周及中枢炎症,降低β淀粉样蛋白沉积和Tau蛋白过度磷酸化,从而改善认知功能障碍。”GV-971的主要发明者、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耿美玉研究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今年9月,耿美玉团队在《细胞研究》(Cell Research)杂志上发表论文,揭示了GV-971对于AD小鼠能发挥多方面的作用,比如改变Aβ代谢、控制神经炎症以及让肠道微生物组正常化。该疗法在中国34个试验地点招募了818名患者,共历时36周。

耿美玉团队在《细胞研究》发表的论文 来自Nature官网

“瞄准大脑和肠道之间的连接是一个有趣的想法。”纽约Lenox Hill医院精神病学家加亚特里·戴维(Gayatri Devi)博士认为,它的作用机理与目前批准的药物完全不同,并不直接针对脑神经化学物质或斑块沉积。此前大多数AD试验采用单一靶点,而GV-971则被描述为能多位点、多片段、多状态地捕获β淀粉样蛋白。

同时,外界对GV-97的质疑随之涌来,首先是它36周的临床试验时长。美国老年痴呆症协会首席科学官玛丽亚·卡里略(Maria Carrillo)博士表示,在临床试验的第3阶段通常要持续18个月,这是其试验的两倍。

对于这个问题,GV-971三期临床试验主要牵头人、北京协和医院教授张振馨在此前媒体的采访中表示,9个月的试验已经不短了。由于阿尔茨海默症的病情具有不可逆性,若患者长期参与试验有悖伦理。“三期临床实验达到36周,已经是在伦理允许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了解药物效用的方案。”

其次,GV-971的临床试验数据也被认为存在不少问题。该试验主要采用主观评价体系,一般通过病人自填或者访谈的形式。如果试验人员引导病人回答,就容易出现数据偏差。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的朗·施耐德(Lon S. Schneider)认为:“它的临床试验报告缺乏一些指标的数据,如脑脊液生物标志物水平、AβPET信号、血浆细胞因子水平以及这些患者如何逐步改变微生物组的某些迹象,目前这个试验的结果只能算有希望但是很初期。”

GV-971背后的绿谷制药,过去曾将保健品当作“抗癌神药”销售而被媒体曝光,这也是外界绕不过去的质疑点。值得注意的是,目前GV-971是“有条件”批准上市。国家药监局要求申请人上市后继续进行药理机制方面的研究和长期安全性有效性研究,完善寡糖的分析方法,按时提交有关试验数据。据悉,GV-971将于2019年12月29日前铺到全国的渠道。

另外,绿谷称将于明年启动GV-971在欧美和亚洲的全球临床试验。国外专家表示,他们希望能看到完整的数据,以此了解AD患者认知能力是如何改善的。“微生物组在不同种族之间存在差异,因此在不同人群中评估药物的作用机理很重要。”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的帕拉米塔·查克拉巴蒂(Paramita Chakrabarty)强调。

在研发创新药的层面上,Fusion Fund(美国硅谷风险投资机构)的创始人&CEO张璐认为:“国内之前很多都是仿制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药厂愿意去做创新药。”她表示对于这个药的前景,需要更多的数据支持和谨慎对待。“有些时候捧杀也是这样捧杀掉的。”

除了药,AD治疗仍有希望

“不要说治愈,能出现延缓AD病情发展的药物就已经很不错了。”张岱教授说。目前大部分药物针对的是病症的研究,临床效益有限。对于这个1.5公斤的大脑,人类还有太多难解之谜。但随着AI技术的发展,数据的持续性收集和监测有助于早期的干预和治疗,这也有望成为解开谜题的第一步。

Fusion Fund投资的一家做早期AD诊断的初创企业Savonix,也是利用AI对数据的收集和分析寻找AD的病因。张璐表示,通过和很多保险公司合作收集数据后发现,吸烟很大程度上也会增加患AD的可能性。“甚至如果你不经常洗牙,牙龈中的一种特殊的病菌,也可能导致AD。”

而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牙周炎可能会导致AD。日本国立九州大学齿学研究院武洲准教授和中国吉林大学口腔医学院周延民教授的研究小组,首次在牙周炎患者牙龈组织中巨噬细胞内发现脑内老年斑成分——Aβ。

早期干预变得尤为重要,这已经是全球共识。中国很多的AD患者往往在确诊的那一刻,就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干预阶段。据《中华老年医学杂志》调查,中国AD患者首次确诊的时间平均在1年以上,67% 的患者在确诊时已是中重度病情。更为严峻的是,目前中国有约1000 万的AD患者,相当于发达国家患者数量的总和。

国内已经有使用心理测量工具调查老人群体的研究。如果发现有轻度认知功能损害的老人,就会对他们跟踪随访。张岱教授表示:“在这个阶段就进行一些干预,如能早期发现AD个体,给予抗胆碱酯酶等药物干预,可以较为显著地延缓病情的发展。”但目前这样的研究还没有大规模标准化的临床实验。

另外,据张岱教授介绍,物理治疗正变成不可忽视的辅助手段。国内外临床研究提示,如经颅磁刺激和深部脑刺激治疗,对于改善AD病人的认知功能和其他伴随症状有一定效果,但也需要大样本的重复试验研究予以验证。

一家美国公司Paradromicx则致力于脑机接口技术为AD患者带来希望。张璐介绍,Paradromics研发的纳米纤维驱动的机器人,在植入大脑后能重建脑神经递质的传递。“同时也能作为一个接口,把大脑、云端和计算机打通,这样就能更好地获取大脑的信息,研究脑功能的变化。”

目前AD药物以及物理疗法的效果有限的情况下,合理得当的护理也能够缓解病情。以欧美国家为例,过去的十年中,数十家专业的AD养老院和护理机构通过物理疗法、心理咨询等方式,让确诊后的AD患者寿命延长至8-10年,这个数字是30年前的两倍。

当然,只是简单的医疗服务解决不了问题。将患有AD的老人完全交由护理机构也有弊病,因为在AD患者的治疗过程中,更需要加强与社会的连接,另外亲人的情感陪伴也很重要。因此,日本的做法也值得借鉴——为与家人一起生活的AD患者建立社区中心。

AD的治愈之路依旧黯淡而漫长,但不论是早期干预、药物研发还是持续护理,人类没有放弃反抗AD对生命尊严的侵蚀。“阿尔茨海默病这种灾变似乎是专门设计出来考验人们精神的。”美国医生舍温•纽兰在《我们怎样死——关于人生最后一章的思考》中写道:良好的护理,志愿小组以及亲友的关心,可以减轻病人一些痛苦,但是这个被人所爱的病人最终还得走过非常痛苦的阴暗山谷。

死亡的终点或许不可逆转,但我们还是要争取「体面老去」的选择权。

老人GPS定位器,预防阿兹海默病老人走丢

老年人走丢了如何快速找回来?佩戴老人定位器,比其他任何手段都更有效果!

欢乐号200L是一款专业老人防走失GPS定位器,专门为独居老人和阿兹海默病老人打造。重量仅相当于2枚一元硬币,放在老人衣服兜里完全感觉不到。但是小体积却有超长续航能力,充一次电可以用超过2个月的时间,避免了忘记充电导致老人走失的麻烦。是防止老人走迷路、能第一时间找回来的最佳选择。

欢乐号200L老人防走失GPS定位佩戴器超长待机微型防水痴呆挂牌
¥499
天猫旗舰
更多资讯
领券购买

欢乐号 200L老人防走失GPS定位器超长待机微型防水痴呆老年人跟踪追踪器可佩戴 三丢宝 白
¥499
京东自营
更多资讯
领券购买

而市面上常见的老人GPS定位器,一般都是来源于车载GPS,充一次电只能用几天时间,个头也比较大,装在老人兜里很不舒服。

老人定位器之外,老人智能手表也是个很好的选择。老人手表功能很丰富,能看时间、能打电话、能看天气,有些还带有语音微信聊天、定时吃药提醒等功能。但是老人手表用于痴呆老人防走失还是有缺点的:一两天就要冲一次电,如果没电就找不到老人了。并且有些老人可能不习惯戴手表,或者出门忘记戴手表。

所以,专业老人GPS定位器要更靠谱一些。

★各大电商平台搜索“欢乐号”,报上我们的名号,领取更多优惠!

原文来自:36氪

1
 条评论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