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内容

公众号"MAKE1"

获取行业最新资讯

客服小E

微信号EEIOECOM

半导体行业薪酬逐年提升,芯片行业高工资是泡沫还是大势所趋?

简介

自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出台以来,政策的支持使得半导体行业飞速发展。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8年全国共有1698家设计企业,较2017年的1380家增长23%。今年10月22日,集成电路国家大基金二期成立,注册资本翻倍上升至2041.5亿元。事实表明,地方的积极政策已经得到了“回报”。

当华为、中兴等突然面临芯片断供的问题,半导体行业便出现在大众的聚光灯下。自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出台以来,政策的支持使得半导体行业飞速发展。自2015年开始,行业规模增幅均维持在20%以上。这一优异的成绩,无疑给全国人民打了强心针。

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数据显示,即使在中美贸易摩擦的不利环境下,2018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仍达到6532亿元,同比增长20.7%。IC insights的数据则显示,2018年我国IC设计市场规模达到2577亿元,同比增长高达32.24%,创近三年最高增幅(2016 23%、2017 28%)。

行业的蓬勃发展不仅体现在市场规模上,同样体现在企业数量以及从业人员的薪资方面。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8年全国共有1698家设计企业,较2017年的1380家增长23%。薪资方面,据《2019年半导体行业薪酬趋势》报告显示,2019年Q1,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平均薪酬为11767元,同比增长5.3%,Q2薪资同比增长则达到了6.5%。

薪酬网的调研报告同样能够证明半导体行业员工工资上涨的事实。报告显示,2017年学历博士及以上、8-10年工作经验的总经理层平均工资(年)为1163703元,2018年则达到1502718元,增幅近30%。学历为本科、具有2-5年工作经验的普通员工,平均工资(年)同样从78423元上涨到99439元,同比增长26.7%。

神秘“推手”

薪资增长的原因可以归结为行业蓬勃发展的必然,但行业蓬勃发展的推手又是什么?这才是更值得探究的问题。

国家政策扶持显然是重要原因。半导体行业蓬勃发展始于2014年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在2015年,国务院更是设定了半导体行业的技术路线图,2020年国内集成电路市场要占全球市场的46%,2025年上升至49%。此外,2020年国产集成电路(芯片)要满足国内49%的需求,到了2025年,这一数字要达到70%。

2014年9月,集成电路国家大基金一期成立,注册资本为987.20亿元,主要运用多种形式对集成电路行业进行投资,充分发挥国家对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引导和支持作用。天眼查数据显示,集成电路国家大基金一期累计对外投资72家公司或机构,涵盖IC设计、IC制造、封装测试等各个环节。

今年10月22日,集成电路国家大基金二期成立,注册资本翻倍上升至2041.5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大基金二期的股东达到了27家,涵盖中央财政、地方政府资金以及民企资金等。据悉,国家大基金二期主要聚焦集成电路产业链布局,重点投向芯片制造及设备材料、芯片设计等产业链环节,支持行业内骨干龙头企业做大做强。

地方对于半导体行业同样是敞开大门。上海在2017年出台《关于本市进一步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指出对于优秀企业给予研发资助的同时,也将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集成电路企业在科技板挂牌、拓宽融资渠道。北京则在2014年便出台了《北京市进一步促进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指出对集成电路重大投资项目,将会鼓励和引导产业发展基金等对项目进行投资。

事实表明,地方的积极政策已经得到了“回报”。据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网王汇联介绍,目前国内半导体行业人才集中度较高,南方以上海为中心,辐射珠三角地带,北方则以北京为代表。此外,包括南京、成都等城市的半导体行业也在蓬勃发展。

政府部门的支持自然引起资本对于半导体行业的关注。鼎兴量子投资公司合伙人吴叶楠在接受集微网采访时表示:“国家政策支持半导体企业上市,并对它的融资提供了很多的扶持政策。相当于(半导体行业)有了财富效应,更多的人愿意将钱投进来。”

IC Insights数据显示,至2018年,我国半导体行业投入已经达到110亿美金,超过欧洲与日本的总和。对于半导体企业来说,有政策扶持与资本储备,自然能够吸引更多优秀的从业人才,提高自身的技术竞争力的同时,对于技术团队的稳定来说也是极有好处的。

企业在高端人才上投入的钱,一定会为企业省下更多的钱。中用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大白举出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花500元买了只鸡,但只花5毛钱买了酱油,那烧出的鸡一定不会好吃。同理,企业买了上亿的设备,但没有高端人才指导使用,必然无法让设备100%发挥作用。”

半导体行业本就是技术驱动的行业,以高级工程师为代表的高端人才便是行业的基石。如今大陆半导体行业蓬勃发展,为本土以及海外一大批高端人才提供了创业和成长的舞台。而国外半导体行业频繁的重组,同样释放了一大批半导体高端管理人才。这些人才,无疑是我国半导体行业崛起的关键,是需要我们即将争取的。

四川和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邹铮贤则表达了对基层人才的看法,他认为:“人才自古是可遇不可求的,半导体行业薪资的上涨有利于吸引更多行业外的人员进来。而对公司来说,更多基层人才的加入将能够降低公司成本,并让高端工程师们的生产力得到解放。”

目前,如光伏、显示面板、LED等泛半导体行业我国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而在半导体制造、设备、材料等方面,我国的相关技术也在不断突破,有望在区域聚集的属性下,重演产业迁移之路。

但任何一个行业在蓬勃发展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出现隐患,对于半导体行业而言自然也是如此。薪酬快速增长的背后,也不可避免出现了薪酬增长“头重脚轻”,高端人才薪酬飞速增幅掩盖基层人才薪酬低增长的现象。

薪酬增幅的真相

江大白在接受集微网采访时直言,目前半导体行业薪资增高主要是高端人才薪水大幅增高,而基层人员的工资涨幅其实比较正常。这其中,同人才的供需关系有着直接原因。

据江大白介绍,在2015年前,我国国内8寸以及12寸晶圆厂加在一起也没有超过15座。而从15年开始,新建的晶圆厂就有20多座。在国内相关人才本就缺少的情况下,突然增加了一倍多的晶圆厂,自然会让人才的空缺更为严重。半导体厂商为了增加自身竞争力,只能高薪酬挖人。很多高端人才的薪酬可能翻两倍、三倍甚至更多。

王汇联对此进行了更为详细的分析,他认为半导体行业的人才可以分为三类,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为稀缺的便是经验丰富的带头人(高端人才),他们可以带领团队进行相关工作,最具价值因此薪酬增幅最高。而具有一定经验值并在一线进行工作的第二类人才与进行基础工作的第三类人才由于人数较“多”,薪酬涨幅自然低了很多。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集微网采访时表示,当下高端人才薪酬的高速增长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有利于半导体行业发展的。用高薪吸引到高端人才,才能为我国半导体事业打好基础,有利于推进技术升级,同时对于补充人才缺口、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无疑有正面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国半导体行业的高端人才多为原海外从业人员,包括我国台湾、新加坡、美国等地的人才。相对来说,国内的高端人才经过近十年的培养后,已经有了一部分能够使用的人才。

另外,半导体领域的人才培养周期过长。据王汇联介绍,半导体行业这个学科同一般的工科学科不同,它的工程化要求是极强的。这就导致即使学历教育完成后,不论是本科、硕士还是博士,都不是能直接用的。人才从学校出来后,必须要在工作中积累一定的实际工作经验,而这个过程又是极为漫长的。

江大白则结合业内薪资涨幅给出了更为详细的时间划分。他表示,半导体行业从业2年至5年的人才,薪资增幅可能在20%~30%,而在行业工作7、8年以上的高端人才,积累的经验能够帮助他们完成更多的事,其薪酬会变得非常高。事实上,工作7、8年就是半导体行业划分高端人才与否的一个重要参考点。

就我国的实际国情来说,已经培养出具有7、8年工作经验的高端人才可谓少之又少,只能从境外高薪聘请高端人才,而这自然拉动了整个行业的薪酬涨幅。

邹铮贤认为当下半导体行业缺少的已经不仅仅是人才,更缺的是人力。

薪酬高涨能持续多久?

逐年增加的薪资对于吸引更多的人才来说显然是极具意义的。但是,薪资增长何时会到顶?半导体行业的高速发展又会在何时遭遇瓶颈呢?

前华为员工戴辉认为,研究一个行业的薪酬情况要观察资本市场的火热情况。事实上,近段时间资本市场对于芯片产业的风险投资已经变得相当谨慎。原因在于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的重复项目。同一个芯片很多企业都在做,而能够决定企业能否发展下去的,则是终端厂商是否购买,综合来说风险性还是过高。

戴辉表示,芯片行业也将同互联网产业一样,在未来5年内出现整合的现象,即出现两三家头部企业占领市场。一旦头部企业出现,芯片行业便会像人工智能行业一样,大鱼吃小鱼,淘汰绝大部分的从业企业。

对于戴辉的看法,业内众多人士表示认同。王汇联表示,在过去两年行业过热发展后,如今行业已经渐渐回归理性。目前,大家已经能客观理性的评判行业的价值,这对行业健康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要指出的是,行业的整合并不意味着从业人员的薪酬增长即将停滞。恰恰相反,高端人才的薪酬在未来数年内仍将呈现出增长的势头。据吴叶楠介绍:“当下我国半导体高端人才的薪资较新加坡以及我国台湾可能超过了50%,但较硅谷等相比,我们的薪资并不算高。举例来说,一个有8年工作经验的IC工程师在台湾以及新加坡的工资折合人民币大概70万元,在上海大概可以拿到100~150万元,但在硅谷则可以拿到30万美元(约210万元),差距仍是存在的。”

江大白则指出:“不能否认我们已经挖到了如梁孟松、孙世伟等业界大咖,但台湾半导体行业的‘主力军’仍在台湾。事实上,我们所谓的高薪就是我们的基本工资。但在台湾,如台积电等厂商的基本工资可能看起来并没有我们的高,但算上分红,其实也可能不逊色于我们。”

此外,行业的整合也不意味着行业发展的停止。由于出现头部企业整合生产力,对于提高行业的生产效率是具有正面意义的。有业内人士预测,未来十年内,整个行业将有更多的基层人才进入,行业规模将不断扩大。

邹铮贤与王汇联在接受集微网采访时也表示,他们认为当下国家对于半导体行业的投资是远远不够的。目前中国每年消耗全球1/3的芯片,但自主生产的芯片数量仅为8%。想要在国际芯片领域获得话语权,至少要将自主研发芯片的占比提高到1/3。唯有国家加大对半导体行业的投资力度,才能让行业更好的发展下去。

“行业更好的发展自然离不开高端人才,高端人才在未来数年内薪资仍将是大幅上涨的状态。相较于高端人才,基层人才的薪酬上涨水平则会回归‘理性’。”

邹铮贤指出,当下媒体在宣传薪酬时往往有一个误区,即薪酬等价于基本工资。然而,薪酬和基本工资并不是等价的。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员工的基本工资调整的余地都不大,因此带来了基层人才薪酬上涨困难的“误会”。然而,企业真正的薪酬是要包括绩效的。业绩越好,绩效自然越高。因此,真正到手的薪酬,实际上还是和能力挂钩的。

对于真正有能力的人才,行业是不会吝啬的。这一点,对于高端人才和基层人才来说是一样的。

未来人才培养

如何留住现有的人才,如何培养更多优秀的新型人才,成为了摆在每一家企业面前的终极难题。

客观来说,国内半导体行业人才不足,本土培养出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既缺乏领军人物,又没有足够的基层人员。对此,半导体产业学者莫大康撰文分享了短期内解决人才短缺的方法,可以简单归结为引进人才、留住人才以及培养人才。

引进人才很好理解,这也是当下正在做的。既然短期内无法培养出高端人才,便直接用高薪挖人,将人才吸引到国内,作为前期半导体行业发展的关键。有了高端人才的指导,可以避免我国半导体行业发展过程中走弯路。

那么,要如何留住花大力气引进的人才呢?一般来说,人才流动取决于三个方面,即工资待遇、工作的吸引力以及工作环境的协调性和安全感。将这三个层次做好,才能让高端人才安心留下。

对于高端人才的薪酬问题已经得到解决,工作吸引力对于从事半导体行业数年的高端人才来说也算不上问题。部分企业为了提供工作吸引力,也给予了高端人才一定的公司股票,以对他们进行激励。

至于工作环境的协调性与安全感,江大白提出了建议:“希望可以解决高端人才子女的教育问题,以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并同高端人才签订长期住房协议,例如居住5年以上可将房产赠与高端人才,让高端人才感受到企业的真诚。”

至于基层人才的补充,随着国家政策扶持,未来各高校将加大培养相关人才的力度。另一方面,同微电子相关专业的毕业生,以及近期由于互联网泡沫破裂而流出的人才,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之后,也可以快速无缝地进入半导体行业从事相关工作,以补充基层人才的数量。

如四川恒芯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向社会推出了相关指导培训工作,为业界指出了一条标准化培训流程。从产业项目出发,联合高校研发出与行业人才需求高度匹配的专业课程,以打通行业人才需求与高校专业人才培养两个模块。目前来看,这种专业实训+创业孵化的培养模式,已经为半导体行业输送了大量人才。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半导体行业薪酬的上涨,未来将吸引到更多优秀的高端人才。而教育培训的跟进,将会输送更多的基层人才进入半导体行业。尽管未来数年内半导体行业将面临“整合”的阵痛,但就长远来说,对于国内半导体行业的发展无疑是具有正面意义的。可以坚信,半导体行业飞速增长的下一个转折点,下一次薪酬增长的节点,在整合之后,会很快到来。

原文来自:天天IC

9
 条评论
相关内容推荐